毕竟不是自家师哥,又不能撒泼打滚 – 游戏资讯(游戏新闻)


2021年12月23日 Anquan2021 0 Comment

江长敛看着酒楼里喝酒畅言的少年,心情一度很复杂。想着“这厮怎么这么不知羞耻。”神情淡漠,想着要不要去喊他,可见他含情脉脉的眼神都快泛滥成灾了,觉着有点丢脸“这谁,我不认识他。”

刚准备不声不响的离开,留他在这把玩红尘孽浪,谁知那厮不得好死地冲自己一喊:“哟这不是江长敛,江师兄吗。愣着干嘛不坐坐,快来快来,我这还有点冷酒—”说完往里面一喊,招呼道:“—小二,来来来,还有客人要来,把这酒去温一温,来一碟泡菜,谢了!”“好嘞客官。”

江长敛扶额望天,觉得自己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才认识这么个风流胚子,一脸冷漠地踏进酒楼,惊觉那少年旁边坐着的正是他的一个师妹——阿鲤。长得还算娇美,声音清甜,身材小小的,平日里就是小郡主一般受得师兄弟的宠爱,就是天分不好,武艺不精。阿鲤一见来人是师兄,顿时有点慌张,匆匆忙忙的起身,涨红了脸看着江长敛,结巴道:“师…师兄”

江长敛:“……”他不知道小师妹看见自己来怎么这么大反应,跟平时自己偷吃师父的草药被抓包一个德行,不禁莫名其妙地瞥了她一眼,然后垂眼看着桌上摆着的兰生酒。百草之花酿作的上品酒啊,被这家伙随手招呼来。平时就想着找各种门道问师兄弟借钱,等到约期一到,佯装失忆,没事人一样,该快活照样快活,实在是叫师兄弟气恼又无处发作。毕竟不是自家师哥,又不能撒泼打滚,还得忍着。

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Comment:

Full Name: *

Email Address: *

Website: